最新消息

The latest news from the Joomla! Team

23Dec 2019

我們提供專業服務
讓議員您更快更全面與街坊建立關係

形勢:
親京派政黨及組織要退場,親民主派要儘快建立社區服務生態系統

服務路線:
雙響炮~~ 在社區全面執政,既以傳統服務繼續滿足傳統市民,也以創新服務刺激新思想公民

同路打拼,齊上齊落:
民主派智庫和行動庫CDI 與民主派政治家合作經年,十多年來做政策研究和倡議,又舉辦各項社區發展和社會服務項目,接觸市民經驗豐富

06Mar 2018

 ToLight介紹 五位來自香港中文大學工商學院二年級生於2018年成立ToLight,敢於以創新方式改變普通的用餐體驗,增添社會價值和意義。 本年一月,五位共同來自中大工商學院參加大學學生組織創行(Enactus)的活動,同月在創行幫助下,他們首個團隊ToLight正式誕生。其實,這五位同學本來已經互相認識,是好朋友。雖然主修不同專業,但他們都共同對社會充滿期盼和熱誠–「我們希望讀書同時亦能作出更多貢獻社會的事。而在ToLight這個團隊裏我們皆運用各自專長,希望凝結大家的力量為社會出一分力。」

23Feb 2018

感謝各位的參與,由陳耀成導演拍攝的《撐傘》社區電影放映會已於1月30日(二) 晚上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順利舉行。當晚有約50位參加者出席。 電影放映後也有提問分享環節,透過導演與參加者交流,期望彼此能深入探討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的點滴,以致前膽前面要走的路。

17Jan 2014

就行政長官2014年的施政報告,社區發展動力培育將會分房屋及土地規劃、貧窮、醫療及人口老化、保育四個範疇作出回應。 房屋及土地規劃 土地規劃     於過去一年,政府不斷嘗試以各種方法尋找土地以作建屋之用,施政報告指已物色超過150公頃的綠化帶及GIC用地。但不論是使用GIC用地、還是考慮改變部分綠化帶以至郊野公園用地、甚至是長策會提出過見縫插針等建議,不但未能增加香港可用於建屋的土地供應,反而激起保育與發展、社區休憩空間與全港住屋需要等爭議與矛盾。     其實於土地規劃方面,民間早已提出不同的替代方案以供政府參考,例如與其動用屬於香港人的郊野土地,商討改變使用量低的軍事用地(例如長期空置的九龍東軍營及槍會山軍營)、逐部開放土地的特殊使用權(如930公頃預留作丁屋興建、以及數十個市區的高爾夫球場及會所等)、甚至是逐一檢視市區內的閒置土地(例如本土研究社提及西九填海區近100公頃的市區空地)、改變新發展區的土地規劃及住宅密度等,應是政府建立土地儲備,訂立香港土地長遠規劃的重要方向。 房屋供應及管理     施政報告提及興建5年21萬公私營單位,以重建華富邨、發展新市鎮、檢討元朗和北區荒廢農地等方式提供公屋單位,然而,在土地規劃缺乏重點的情況下,政府一直忽略管理房屋需求的重要性。政府推行的額外印花稅及買家印花稅,如能成為長期政策的選項,將有助市場消化有關稅項的影響,壓抑樓市泡沫,讓市場重新反映房屋的需求,使房屋供應與市場價格的走勢更趨平順。另外,政府更應考慮對買家設置負面財稅誘因,如空置稅及房產稅等,改變現時供需失衡的局面。     政府稱會接納長策會的目標,10年興建28.2萬個公營房屋,明顯未能處理現時20多萬的公屋輪候冊申請,每年8000個的居屋興建量,亦未能滿足中低收入人士透過居屋置業的住屋需求。現時香港經濟深受輸入性通脹所影響,在後QE的全球經濟中,向上流動的階梯正逐漸消失,年輕人只能透過居屋等置助房屋,才能夠做到安居樂業。可惜公營房屋整體供應總量不單未能滿足中低收入人士的住屋需求,連廣大基層的基本住屋需求亦未能滿足。     在公屋數量不足夠的前提下,如何安置數量眾多的劏房戶,並透過不同形式的租務保障,平衡業主與租客之間的議價能力,致使基層市民在上樓安置之前,仍能滿足基本的住屋需要,是現任政府需重點處理的房屋項目。 貧窮 政府雖然已經訂立貧窮線,香港貧富懸殊問題仍然嚴峻,跨代貧窮、在職貧窮等等問題,並未隨著香港經濟的好轉而消失。發展社區經濟,重建社區網絡,由下而上地動用社區資源脫貧,是解決貧窮問題的良方。 發展社區經濟     社企的發展越來越受到政府的重視,而香港社企的數目亦持續增加。我們認為社企並不只是關注弱勢群體就業或融合,而更應進一步加強跨界別合作。我們歡迎政府成立「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」,培育年輕的社會創業家,鼓勵更多社會創新的點子,使香港的社區經濟更多元化,令更多的民間社企能持續發展。     社區經濟十分多元,並不局限於某一類行業或經營模式,由庶民的茶餐廳、街邊的小販、社區農業及合作社,以至是立足本土的成衣生產,都可以創造社會資本,讓社區成員互相扶持,間接創造更多就業職位,以舒緩社區的貧窮問題。政府應著力活化社區經濟,支持本土產業,並考慮制訂政策扶持香港有機農業發展。 福利制度改革     政府補貼在職貧窮人士,供家庭收入不足入息中位數六成或以下者申請低收入在職家庭補貼,只能濟燃眉之急。更根本的問題,在於香港整體的福利制度以稅制為主的財富再分配工具,能否作出根本性的改革,由奉行「簡單低稅制」,改為訂立「限富扶貧」的政策目標,增加經常性開支,研究引入土地閒置稅、資產增值稅、股息稅及碳稅的可行性,改變香港貧富懸殊的現況。 醫療及人口老化 人口老化將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事實,2013年65歲以上的長者人口預計101.8萬,到2041年,長者人口將會急增至255.8萬,不論是醫療、還是相關的福利開支,均會大幅增加。 醫療改革     興建中醫院、長者牙科外展服務恆常化並增加醫療劵至2000元,並不能從根本改變現時醫療系統的種種問題。有關自願醫療保險計劃,相信市民最關注的,仍然是有關醫保可否防止保險公司拒絕為高風險人士投保,又或者是保費過高致使基層無法負擔,同時公營醫療系統又未能提供有效服務等老問題。 全民退休保障 香港的人口紅利將於2015年消失,但政府仍然不肯推行全民退休保障,只以長者生活津貼作為其中一個補救措施。對於全民退休保障方案的可行性及好處,民間團體早已有充足的討論,而根據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2013年1月民調的數據,「推行全民退休保障」是市民於民生福利項目上,最期望施政報告優先處理的問題。對於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細節,例如是否需要動用僱主/僱員的強積金供款、政府是否需要提供額外種子基金、社會是否需要承擔額外稅項等,我們期望周永新教授研究的多根支柱模式,能夠作為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基礎。 保育 永續發展     香港作為一個富有活力的現代都會,新舊文化兼容並包,墟市作為昔日的經濟中心,到今天仍然有相當重要的文化及經濟價值。隨著社會人士日漸關注文化歷史的傳承,保育墟市文化不單有其必要,更可作為社區經濟的重心,建立對社區以至對香港的認同感。我們期望政府能夠透過城市規劃,加強對私人歷史建築的保育。 城市規劃     香港的市鎮規劃,一直遵循新市鎮的發展模式,政府由上而下規劃,在施政報告之中,開發新市鎮、堆土式規劃、以大型基建帶動發展仍然是城市規劃的首選。     其實香港還可以有另一種的發展思維,不單可以保存社區文化及網絡肌理,還能夠按當區居民的需要出發,興建相關的社區設施及商舖,減少大白象基建。     例如聯和墟墟市的發展模式,便是由民間規劃設計,然後政府配合基建,一種由下而上的發展方式,不單保留了當地的墟市文化,亦能維繫在地農產銷售的網絡。這種「村民規劃設計,政府配合基建」的發展模式,才是和保育並存的永續發展。

09Sep 2013

*活動已完滿結束。有關活動相片可按此瀏覽。 Event was succesfully held and photos can be found here.   「政策對話及參與」系列 住屋需要與長遠房屋策略   社區發展動力培育舉辦「政策對話及參與」系列,旨在促進公民社會溝通交流。今次我們邀請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,作為本次活動的對話嘉賓。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推出諮詢文件,建議如何解決現時的房屋問題,內容包括評估未來10年的房屋需求及供應量、公私營的房屋比例、計劃縮短35歲以上非長者單身人士的輪候公屋時間以至劏房發牌制度等。  政府提出的建議是否能解決香港現時租樓貴、買樓難的局面?面對公屋輪候冊突破23萬大關,政府能否實踐承諾,為基層提供足夠的公屋單位呢?以供應為主導的房屋策略,忽略需求方管理,又會否導致另一波的供求失衡? 日期:    2013年9月27日(星期五) 時間:    下午6時30分至8時30分 地點:    天后電氣道148號21樓2102室 語言:    中文(嘉賓分享),英語及中文(對話交流) 費用:   全免 社區發展動力培育(CDI)為非牟利機構,致力於政策研究、公眾教育、倡議、社區服務等活動,有賴各方支持。(當日設置捐款箱,方便大家踴躍支持,或致電3114 0784安排郵寄捐款) 查詢:    3114-0784 (電話) 或 event@cdiorg.hk (電郵) RSVP:    http://cdi-ee-201309.eventbrite.hk/     Engagement Evening with Professor Anthony Cheung Bing-leung Secretary for Transport and Housing Housing Needs and Long-term Housing Strategy   Engagement Evening, the […]

27Feb 2013

  就政府發表2013年的財政預算案,社區發展動力培育將會分民生、產業及政府理財思維三方面作出回應。 民生方面 一如以往,政府宣佈多項的紓困措施,如公屋免租、寬免差餉、電費補貼;綜援、生果金及長者生活津貼「出雙糧」等。這些「派糖」措施已實行多年,但很明顯地,這些惠民措施並沒有財富再分配的效果,無助於解決香港現時貧富懸殊的困局。 政府雖然撥款150億元予關愛基金推行扶貧工作,但「N無」人士的處境仍然嚴峻,根據樂施會的研究報告,在職貧窮的人口高達60萬,這批人士往往無法申請綜援,也無法上樓,因此每年財政預算案的紓困措施,他們總是無法受惠,政府實在應該訂立相關政策,而非一次性的措施,去幫助「N無」的在職貧窮人士。 另外,政府始終未落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,家庭主婦、已退休的長者以致失去工作能力的傷健人士,退休只能依靠自己的積蓄;長者生活津貼的門檻,使一些未達條件的長者只能單靠1135元的高齡津貼過活。人口老化的問題迫在眉睫,社會貧富懸殊日益惡化,一套長遠的全民退休保障規劃實在刻不容緩。 產業方面 在產業扶植的層面,政府重點仍然放在旅遊、物流、金融等「傳統」產業,對扶植其他新興產業幾乎毫無著墨。 文化藝術方面,政府只建議額外撥款5000萬元予康樂及文化事務署,購藏本地視覺藝術家的優秀作品並公開展覽,但對於如何增撥資源予本地的藝術團體或音樂工作者,為他們提供足夠的創作及工作空間;以至於如何在軟件的層面上,支援西九文化區的發展,財政預算案均沒有具體的政策支援。 科研方面,除透過創新及科技基金向大學撥款1200萬元作技術轉移及實踐研發成果外,政府並沒有其他的措施支援香港科研的發展,可見政府的產業思維,仍然以「GDP回報」為主要的考慮;文化藝術、科技研發,如果沒有即時的經濟效益,就不是政府扶助的主要對象。 以GDP增長為唯一衡量政府施政成敗的指標,是遠遠落後於國際的標準。聯合國早於1990年便採用了「人類發展指標」(Human Development Index, HDI),以經濟收入、平均壽命、教育水平、社群融合等指標衡量國家發展,香港實在應該反省,要解決貧富懸殊問題,除「派糖」扶貧,推動經濟製造就業以外,我們量度社會發展的指標本身,是不是也出了問題。 政府理財思維方面 政府的財政盈餘高達649億元,但一直以來,政府不肯大幅增加經常性開支以落實長遠的社會福利規劃,反而把大量公帑用於一次性的「派糖」措施之上。現時政府的財政儲備,不論按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比,還是政府每月開支的月數計算,均逼近自1997年以來的歷史性高位。 政府雖一直聲稱巨額財政儲備是維持香港金融體系穩定的要素,但7340億元、佔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34、相等於20個月政府開支的財政儲備水平,是否完全不能用作於增加經常性開支,以至惹來民間「官富民貧」的指責,這是特區政府應當反省的。 民間早已有多項方案,以改善現時政府越「派糖」民望越低的困局。例如政府是否可以把賣地收益、外匯投資及印花稅等「波動收入」,以基金的形式滾存,以增加政府的經常性開支?更根本的,是政府能否擺脫「小政府、大市場」的窠臼,考慮重整本港的稅收結構,重新有效分配社會資源,達致最大的社會效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