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行政長官2014年的施政報告,社區發展動力培育將會分房屋及土地規劃、貧窮、醫療及人口老化、保育四個範疇作出回應。

房屋及土地規劃

土地規劃

    於過去一年,政府不斷嘗試以各種方法尋找土地以作建屋之用,施政報告指已物色超過150公頃的綠化帶及GIC用地。但不論是使用GIC用地、還是考慮改變部分綠化帶以至郊野公園用地、甚至是長策會提出過見縫插針等建議,不但未能增加香港可用於建屋的土地供應,反而激起保育與發展、社區休憩空間與全港住屋需要等爭議與矛盾。

    其實於土地規劃方面,民間早已提出不同的替代方案以供政府參考,例如與其動用屬於香港人的郊野土地,商討改變使用量低的軍事用地(例如長期空置的九龍東軍營及槍會山軍營)、逐部開放土地的特殊使用權(如930公頃預留作丁屋興建、以及數十個市區的高爾夫球場及會所等)、甚至是逐一檢視市區內的閒置土地(例如本土研究社提及西九填海區近100公頃的市區空地)、改變新發展區的土地規劃及住宅密度等,應是政府建立土地儲備,訂立香港土地長遠規劃的重要方向。

房屋供應及管理

    施政報告提及興建5年21萬公私營單位,以重建華富邨、發展新市鎮、檢討元朗和北區荒廢農地等方式提供公屋單位,然而,在土地規劃缺乏重點的情況下,政府一直忽略管理房屋需求的重要性。政府推行的額外印花稅及買家印花稅,如能成為長期政策的選項,將有助市場消化有關稅項的影響,壓抑樓市泡沫,讓市場重新反映房屋的需求,使房屋供應與市場價格的走勢更趨平順。另外,政府更應考慮對買家設置負面財稅誘因,如空置稅及房產稅等,改變現時供需失衡的局面。

    政府稱會接納長策會的目標,10年興建28.2萬個公營房屋,明顯未能處理現時20多萬的公屋輪候冊申請,每年8000個的居屋興建量,亦未能滿足中低收入人士透過居屋置業的住屋需求。現時香港經濟深受輸入性通脹所影響,在後QE的全球經濟中,向上流動的階梯正逐漸消失,年輕人只能透過居屋等置助房屋,才能夠做到安居樂業。可惜公營房屋整體供應總量不單未能滿足中低收入人士的住屋需求,連廣大基層的基本住屋需求亦未能滿足。

    在公屋數量不足夠的前提下,如何安置數量眾多的劏房戶,並透過不同形式的租務保障,平衡業主與租客之間的議價能力,致使基層市民在上樓安置之前,仍能滿足基本的住屋需要,是現任政府需重點處理的房屋項目。

貧窮

政府雖然已經訂立貧窮線,香港貧富懸殊問題仍然嚴峻,跨代貧窮、在職貧窮等等問題,並未隨著香港經濟的好轉而消失。發展社區經濟,重建社區網絡,由下而上地動用社區資源脫貧,是解決貧窮問題的良方。

發展社區經濟

    社企的發展越來越受到政府的重視,而香港社企的數目亦持續增加。我們認為社企並不只是關注弱勢群體就業或融合,而更應進一步加強跨界別合作。我們歡迎政府成立「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」,培育年輕的社會創業家,鼓勵更多社會創新的點子,使香港的社區經濟更多元化,令更多的民間社企能持續發展。

    社區經濟十分多元,並不局限於某一類行業或經營模式,由庶民的茶餐廳、街邊的小販、社區農業及合作社,以至是立足本土的成衣生產,都可以創造社會資本,讓社區成員互相扶持,間接創造更多就業職位,以舒緩社區的貧窮問題。政府應著力活化社區經濟,支持本土產業,並考慮制訂政策扶持香港有機農業發展。

福利制度改革

    政府補貼在職貧窮人士,供家庭收入不足入息中位數六成或以下者申請低收入在職家庭補貼,只能濟燃眉之急。更根本的問題,在於香港整體的福利制度以稅制為主的財富再分配工具,能否作出根本性的改革,由奉行「簡單低稅制」,改為訂立「限富扶貧」的政策目標,增加經常性開支,研究引入土地閒置稅、資產增值稅、股息稅及碳稅的可行性,改變香港貧富懸殊的現況。

醫療及人口老化

人口老化將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事實,2013年65歲以上的長者人口預計101.8萬,到2041年,長者人口將會急增至255.8萬,不論是醫療、還是相關的福利開支,均會大幅增加。

醫療改革

    興建中醫院、長者牙科外展服務恆常化並增加醫療劵至2000元,並不能從根本改變現時醫療系統的種種問題。有關自願醫療保險計劃,相信市民最關注的,仍然是有關醫保可否防止保險公司拒絕為高風險人士投保,又或者是保費過高致使基層無法負擔,同時公營醫療系統又未能提供有效服務等老問題。

全民退休保障

香港的人口紅利將於2015年消失,但政府仍然不肯推行全民退休保障,只以長者生活津貼作為其中一個補救措施。對於全民退休保障方案的可行性及好處,民間團體早已有充足的討論,而根據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2013年1月民調的數據,「推行全民退休保障」是市民於民生福利項目上,最期望施政報告優先處理的問題。對於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細節,例如是否需要動用僱主/僱員的強積金供款、政府是否需要提供額外種子基金、社會是否需要承擔額外稅項等,我們期望周永新教授研究的多根支柱模式,能夠作為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基礎。

保育

永續發展

    香港作為一個富有活力的現代都會,新舊文化兼容並包,墟市作為昔日的經濟中心,到今天仍然有相當重要的文化及經濟價值。隨著社會人士日漸關注文化歷史的傳承,保育墟市文化不單有其必要,更可作為社區經濟的重心,建立對社區以至對香港的認同感。我們期望政府能夠透過城市規劃,加強對私人歷史建築的保育。

城市規劃

    香港的市鎮規劃,一直遵循新市鎮的發展模式,政府由上而下規劃,在施政報告之中,開發新市鎮、堆土式規劃、以大型基建帶動發展仍然是城市規劃的首選。

    其實香港還可以有另一種的發展思維,不單可以保存社區文化及網絡肌理,還能夠按當區居民的需要出發,興建相關的社區設施及商舖,減少大白象基建。

    例如聯和墟墟市的發展模式,便是由民間規劃設計,然後政府配合基建,一種由下而上的發展方式,不單保留了當地的墟市文化,亦能維繫在地農產銷售的網絡。這種「村民規劃設計,政府配合基建」的發展模式,才是和保育並存的永續發展。